代孕需求日益旺盛,代孕合法化势在必行【代孕找我们靠谱】

  • A+
所属分类:成都代孕 重庆代孕

代孕需求日益旺盛,代孕合法化势在必行【代孕找我们靠谱】

生命技术活动的发生,是一种客观的不可阻挡的人类社会活动,同时也在改变着人们的社会关系,从而出现了生命社会关系。所谓“生命社会关系”,是指由生命科技活动而发生的,为着生命科技而发展,可据以调节生命科技劳动者、劳动组织和劳动管理机构内部关系及相互关系,并可据以协调上述各方与相关的自然人、法人的关系,而对人的生命的孕育、产生、存在、健康发生影响的一种社会关系。生命社会关系是生命科技直接作用于人而产生的社会关系,是“有目的、有意识”地形成的,它随着生命科技活动而不断变化。法律是为调整社会关系而存在的,当生命社会关系己经成为当今重要的一种社会关系时,生命法学也就应运而生了。代孕,作为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的产物,其同样引发了新的生命社会关系。从一个家庭夫妇之间的生育到“第三者”一一代理孕母的加入,身份关系变得复杂起来。代孕所生的子女面对的不再是单纯的一位母亲,而是两位:血缘上的母亲和生身的母亲,这无疑带来了身份上的迷惑,究竟哪位才有养育子女的权利?传统的法律己经无法对变化的社会关系做出明确的指引。于是,我们需要用新的法律加以规制,让代孕所引发的问题得到妥善的解决,也使新的社会关系得以正常的发展。

美亚麟喜孕育中心的小编所主张制定代孕法,不仅仅针对代孕契约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进行民法上的规制,还包括实施代孕技术的法定医疗机构及代孕监督机构的相关规范、代孕所引发的损害赔偿等各种法律问题的解决。代孕法是生命法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它调整的是代孕所产生的生命社会关系,只有在一个相互配合的完善法律体系中,代孕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和有序的进行。

科技发展是永无止境的,由此引发的问题也会日益增多,对原来的社会关系己产生极大的冲击,这迫使人们寻求更广泛而精确的社会规范,任何排斥在这场运动中都将显得苍白无力。法律的规范、引导作用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和限制是绝对必要的。当前,世界各国日益重视通过立法保障人工生殖技术的正确应用,力求生殖技术的发展与社会协调,为社会服务。我国生殖技术的研究和应用比发达国家起步要晚,发展却相当迅速。但是,我国这方面的立法工作却极其滞后,对生殖技术的应用管理也非常薄弱。因此,非常有必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借鉴国外立法经验,尽快对我国生殖技术进行立法,依法调整在生殖技术研究和应用过程中产生的新型社会关系,促进生殖技术的健康发展,造福人类。

当前我国有关代孕技术的全面禁止,只能是过渡时期的应急之策,而非一劳永逸。自1996年我国第一例代孕母亲诞生以来,数家医疗机构为不孕患者实施了代孕技术,而即使在代孕技术被禁止后,仍有违法实施该技术的实例存在。因此,从法律上确定代孕技术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规范其父母子女关系,使代孕技术更好的为人类服务,已成为目前函待解决的问题。法律只有顺应科技带来的社会关系变化,而非墨守成规,才能促进科技更积极的发展,从而推动社会发展。

代孕需求日益旺盛,代孕合法化势在必行【代孕找我们靠谱】

1.求孕夫妇的正当需求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求孕夫妇解决生育难题,但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的运用仍有其局限性,即要求妻子一方必须身体条件适合妊娠且其子宫相对健全。而事实上,不是每位期望成为母亲的不孕妻子都能满足条件’从医学角度,有些女性虽然卵巢发育正常并能正常排卵,但因某种原因失去子宫或子宫发育异常,或盆腔广泛粘连使得受孕后无法生产而多次流产,另外有些女人患心脏病、I脏病、尿毒症或红斑性狼疮,虽然病情控制良好,但是无法自己怀孕生子,还有可能因为身体受伤害(例如因车祸而伤害了骨盆)而不宜怀孕等等,这些女人由于无法正常的生育,往往会陷入不利的处境中,自身的烦恼和难堪,丈夫的无奈甚至背叛,外人的猜疑和冷眼……这一切都极大地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幸福。如果法律不允许代孕,无形中就剥夺了这些女性的生育权,甚至包括他们丈夫的生育权,而对于希望延续后代,建立完整家庭的夫妇来说,这无疑是沉重的打击。一旦问题激化,这些家庭往往还会导致矛盾加剧甚至破裂。虽然收养也是一种解决方法,但这不能完全填补收养者的心理要求,而且我国收养法对收养条件做了严格限定,收养手续也较为复杂,使得建立收养关系在很多时候有一定难度此外,收养家庭与养子女的关系往往难免出现尴尬,在教育问题上、在亲缘观念上,甚至养子女的生理心理素质问题上,养父母都顾忌重重。代孕则可以弥补不足,经过夫妻双方一致同意,由他人代为生育一个与该夫妻家庭具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既可以满足夫妻为人父母的心理需求,又有利于巩固婚姻家庭的稳定。既然现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上已无问题,国家就不能随意的禁止这些不幸的妇女借助代孕的方式生养属于自己的下一代。从现实情况考虑,中国长久以来形成了强烈的“传宗接代”观念,即使在思想开放的今天,绝大多数已婚妇女仍然无法承担起“无后”的沉重负担。直面当前的社会环境,人们不仅要承受激烈竞争形成的巨大心理压力,而且要面对生态污染、高危环境的威胁,导致不孕不育者日益增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是他们求得希望的无奈选择。既然法律已经为捐精、捐卵的人类辅助生育方式打开了方便之门,为何独对代孕的生育方式持排斥的态度,这对一部分特殊的不孕妻子而言,是何等的不公?现实中,有的不孕夫妇为了拥有下一代,宁可违反法律,采用私下代孕的方式,法律又能奈何?除了对由此可能产生的问题做出补救,法律根本无法令一切“恢复原状”无法可循的情况下做出判决,,法院就只能在对不同当事人产,人们可以由此却是无奈、不确。

所以,无论是为了不孕妻子的利益,还是为了一个家庭的幸福,我们都有理由相信,代孕的合法化将会给这些求孕夫妇带来“一线生机”。

代孕需求日益旺盛,代孕合法化势在必行【代孕找我们靠谱】

2.宪法权利是代孕合法化之源(生育权)

生育权是宪法保护的一项公民权利,是每一对合法夫妻都平等享有的权利。生育权不仅包括是否生育的权利,还包括选择以何种方式生育的权利。生育权的享有并不决定于生育能力,那些生殖细胞正常却因生理原因无法怀孕生子的妇女,她们的生育权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一个尊重个人自由选择的民主社会,是不应该干涉个人采用哪种方法去体现繁殖权利的选择。既然代孕可以帮助这些不孕妇女实现生育权,法律就不能剥夺她们的权利。人民的自由只要不伤害到他人,国家就不能够加以禁止。这是自由民主国家的基本价值共识。对于唯自由主义者(Libertarians)来说,在没有伤害别人或侵犯别人个人自由,和在没有受压迫的情况下,任何人皆拥有与其他人订立各种各样契约的权利,而政府或其他个人不可以干涉这种权利’5。代孕,基于求孕夫妇与代理孕母达成的共同合意,双方都是自愿对彼此的权利义务做出承诺。这种委托关系的建立,只要在法律有效规制的范围内进行,就不会违反社会秩序和公共道德,既不会侵害代孕契约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不会影响他人的正当权利。每个人都享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追求爱情与婚姻、建立家庭、生养小孩,不正是人生幸福极为重要的一部份吗?国家不应该破坏这些不孕妇女的生育愿望,相反的,应该采用科学立法的方式保护她们,允许代孕这种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为她们造福。

法律的目的在于维护正义,而一个正义的制度应该是要协助社会中之劣势者、不利处境者,得以获得最大程度的改善,因为他们之所以处于劣势,往往并非其本身的原因所造成。患有不孕症的妇女及其家庭正是此类劣势者,如果法律一味禁止代孕,实际上将造成劣势者的处境更加尴尬,社会的不公平更加突显,这是与法律精神背道而驰的。只要代孕制度没有妨害公共秩序,没有损及他人权利,我们又何必持反对的态度呢?要实现社会的和谐、保证人民行使权利的平等,我们就应该通过有效的立法创造公平的环境,对弱势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注和保护,不能因为法律关系的复杂或是所谓传统观念的束缚,就让我们对法律的变动心存抵制。我们还应该注意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本身只是一个部门规章,根本没有资格限制宪法所赋予人民之自由平等权利。所以,我国应该通过制定法律来保障代孕的合法性。

3.观念变化接受代孕合法化

任何观念都在不断变化当中,科学的发展更是促使人们以一种更加开放的态度接受新事物。现代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不但改变了人们的生育观念,也将由此带来的价值冲突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直接影响着人类本身的生存与发展。试管婴儿、克隆等生物技术带来的冲击就是很好的例子。试管婴儿使人们突破了自然生育的限制,开创了人类辅助生育的先河,为众多的不孕患者带来福音;克隆技术更是对传统生育方式的巨大挑战,人们的观念从有性生殖跳跃到无性生殖的神奇领域,人们开始探索利用克隆技术来延续濒临灭绝的物种……事实证明,尽管每种新事物从出现到人们接受总会经历一个辩证的过程,但只要这种新事物能够为社会带来进步和发展,它就会彰显出自身的生命力,并最终获得人们的肯定和支持。如果说人们对“精子银行”、“卵子银行”都可以接受,为何不能接受“代孕”这种更接近自然生育的生育方式?既然捐精、捐卵等行为没有引发大家担心的社会伦理问题,为什么独独对于血缘清楚,精子与卵子来自同一对夫妻的代孕行为,如此的苛责与忧心?究竟精子与卵子,比起子宫,两者对伦理的冲击何者更大?代理孕母在代孕的过程中尽管扮演了“生育者”的角色,但她的出现,并不会带来伦理观念上的混乱,她只是在为求孕夫妇提供帮助,我们没有必要鄙视她,更不该谴责她,相反,我们应该尊重这些以自身优势帮助求孕夫妇的“善心人”有反对代孕者从代孕子女的利益考虑,认为代孕子女从一出生就会因身世的特别而生活在其他人的怪异眼光中,因为代孕子女不是由不孕妻子生育的事实很难被隐瞒。美亚麟喜孕育中心的小编认为这是一种个人偏见,如果一种事物己经得到基本认可,那么就不容易引发异议。代孕合法化,人们从观念上接受这一事物,并且因代孕子女完全来自求孕夫妇双方的血统,与传统观念上的“亲子女”无异,那么情感上也更容易接受。

相比起弃婴、养子女,人们对代孕子女的理解也就更顺理成章了。纵观世界上一些国家比如英联邦许多国家,以往都有明确法律条文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但诸多又面临解禁的选择。以英国为例,1984年的《沃诺克报告》C Warnock Report)以16: 14的多数,否定了任何形式的代孕,但到了1985年的《代孕协议法案》C SurrogacyArrangements Act ),非商业性代孕得到了认可27。此外,2000年8月,澳大利亚立法委员会也修改了已实施15年的相关法律,允许非商业性借腹生子的父母成为合法父母。这些变化表明:法律的目的不在于为了维护所谓的“旧观念”而刻意阻止科学的发展,社会在变动,人们的观念也在变动,法律应该立足现实,展望未来,顺应社会的发展和变化。一旦法律给出明确而正确的指引,“代孕”就可以在科学有序的框架内运行,人们也会欣然地接受。

4.以公开化取代私下进行的“代孕”

禁止并不等于不会发生,尤其是“代孕”这一类并非本质为恶的行为。在禁止的状况下,只会让当事人在更没有保障的情况下秘密进行代孕行为。一些求孕夫妇私下聘请代理孕母,甚至为了规避国内的法律,不惜重金到国外寻求代孕生子,由于得不到法律的规制,很多操作都潜在着不确定的危险因素,例如:由于没有《代孕法》对代孕的条件、契约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做出规定,出现了代理孕母带着所生的婴儿失踪,求孕夫妇落得“人财两失”;而代孕子女的法律地位一日没有明确,就不可避免发生代孕契约双方当事人为争夺孩子抚养权而激烈冲突,引发了复杂的家庭问题甚至社会问题,代孕子女的身心也会因此受到伤害……如果法律对这些现实问题不加以重视并做出有效规制,只会使所有当事人以及代孕子女陷入更为不利的境地。此外,在法律难以禁止,而代孕又大量存在的情况下,整个代孕市场是在没有法律管制(保护)的情况下发展的,而这又往往加剧了各种不合理现象的发生。近年来,“代孕”这个昔日为人所讳言的词呈公开化浮出水面,成为不少百姓和媒体争相讨论的话题。代孕网站推动了代孕的商业化,使原本以助人解难的善意之举变成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上海悄然出现“借腹生子”服务,只要花上几万元就能让他人代为生子,为自己延续香火,而代孕女性只要各方面条件优越,就能得到10万元以上的报酬;宁波有一家“唯呀宝宝爱心代孕”网站,在网上“明码标价”代孕,而且把女性按照学历、相貌等条件分成了A, B, C…九种等级,女大学生代孕7万元起步,要看这些女性的照片要先付1000元的定金……这些炒得沸沸扬扬的“代孕网站”以及给人以“贩卖人口”感觉的高额代孕价格,都导致了人们对代孕的错误价值判断,也造成了社会正常秩序的紊乱。代孕的范围一日未定,法律定义一日未明,代孕技术就难免出现滥用的问题。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及人们生活观念的更新,代孕需求人群呈现复杂化,除了不孕不育的夫妇外,眼下还出现了一些不同于传统的代孕需求者,如一些单身主义者、同性恋者、绝经后的妇女、H工V病毒感染者等。还有另外一些女性,仅仅是出于对妊娠和分娩过程的恐惧,甚至只是因为害怕妊娠分娩后破坏体形而希望借助代孕母亲完成自己的心愿。法律的一个重要作用体现在对社会行为的预防和指导,有法可依,代孕才能在正常合理的轨道上进行,如果为了所谓的伦理道德而致秩序、规则于不顾,那么科技发展的目的,代孕生育方式选择的初衷,都会因此遭受更大的挫折。国家基于对人民基本权利之保护义务,本应积极立法确定代孕相关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减轻将可能发生之争议,怎可借口法律关系的复杂来推托迟延立法?与其让代孕当事人“冒险一搏”,还不如顺应要求,将代孕合法化。同时,界定代孕之合法使用目的、范围,才能最大可能阻止代孕滥用的可怕后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